第七十八章 魔物(二)(1 / 1)

加入书签

    邴夫人在客人坐下后,带着两个侍女去了西侧间,很快便抱出来一头兽态的小蛟。

    小蛟约有三尺长,泥鳅形状,全身覆着一层银色的鱼鳞片,因是幼蛟,无角无须,四足三爪。

    龙有三爪与五爪之分,蛟在没有历经仙雷劫前三爪,历过了雷劫之后再进化一次才由三爪变四爪。

    小蛟身上的银色鳞片光泽暗淡,整只蛟恹恹无力,没半点精神气。

    邴夫人将爱子抱出来,海城主心疼她,快步过去接了过来自己抱在怀里,轻轻地为小蛟按抓脊背鳞片。

    邴夫人将爱子交给了夫君,一起走到堂中,对着人族女修施了一礼:“有劳小仙子,是否需要给小儿检视一番?”

    “抱来给我看看。”乐韵已经知道幼蛟究竟是怎么回事,坐着没动。

    邴夫人回到城主夫君身边,将小蛟抱在怀里,送到了小仙子身边,立即有侍女给她搬了椅子让她坐着。

    乐韵侧转了一下身,瞅了瞅被邴夫人抱着的小蛟,声音淡淡的:“请城主将客人请去另外的接待之处,再让这里的杂闲人员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是有话要说,且不宜让别人听,海城主对管家点点头。

    湖管家立即请了律真君和言家两位去了东配房的客厅,侍候的侍女们全部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杂闲人员全部离开,海城主布置了一个隔绝神识和声音的光罩。

    没了杂闲人员,乐韵迅速取出两张符印在了小蛟头顶。

    符纸印在小蛟头顶那刻迸发出了淡淡金光和紫色光晕,小幼蛟“嗷”的痛叫了起来,身上冒出一缕缕的黑气。

    幼蛟剧烈的挣扎,面目狞狰,还能听到他喉咙里发出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分明不像是幼蛟该有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蛟扭动的太激烈,邴夫人差点没摁住。

    海城主也不傻,明白情况不对,冲到爱妾身边一把禁锢住了小蛟。

    “宸儿!”邴夫人看着小蛟面目变来变去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哭,人、兽皆会,但哭的姿势和模样却是大不相同,同样是女人哭,其姿态也是不能一概而论,有些人的哭是鬼哭狼嚎,让人生厌,有的人哭那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邴夫人的哭便是后者,她的睡凤眼平日里便看着似乎要滴出来水,哭起来时泪珠点点,不胜娇柔脆弱。

    “宸儿不会有事的,夫人且宽心。”海城主看到爱妾哭泣,心疼得不得了,柔声安抚。

    他又恐小儿子身上的东西跑出来伤到爱妾,将爱妾挪到一边,自己抓着小蛟,让人族小医修继续下一步。

    乐韵可不怕被城主灭口,不给面子的刺了他一句:“城主这么英雄,连自己的孩子在眼皮子底下被邪物附身都没察觉,可见威风和心眼都使在了针对本仙子这类人族身上了,佩服!”

    人族小幼崽记仇,海城主理亏,生受了一顿夹枪夹棍的讽刺。

    银蛟城主没翻脸,乐韵也没再做得寸进尺的事,又摸出一张符摁在了小蛟的心脏位置,一只手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小蛟身上新增了一张符,颤抖着,嘶吼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稍稍一刻,附在他身上的东西撑不住,从小蛟的脑顶钻出。

    灰白色的一缕魂刚钻出一截,海城主震惊失色:“珞儿?!”

    那缕灰白色的魂,分明是他另一个儿子海风珞的魂。

    正要从小蛟身上逃逸的魂呆了呆,急速往回缩。

    早就等着它的乐韵,小手一伸就抓住了魂体生物,用力一扯,生生将魂生物给从小蛟脑袋里给强行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被人族抓着的蛟魂,愤怒地挣扎:“放开本君!否则本君吃了你!”

    海城主看着人族小幼崽手里抓着的魂生物,脸色极为难堪:“你不是珞儿,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问他是何方妖魔,他又不是人,为什么要往人族头上栽脏。”乐韵不高兴了,明明是邪物,为什么要问是何人?

    海城主被呛了一句,哑了声,默了默,再次问:“你究竟是何物?为何有我儿的气息?”。

    魂生物发出桀桀怪笑:“就你这废物也想当本君的父亲?”

    “你虽然不是好东西,但这句骂得很对。一个儿子被夺舍,一个儿子被附身,他竟然没察觉,真的是废物得不能再废物了。”

    乐韵可不管海城主心情咋样,非常中肯的评价了某位城主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们英雄所见略同,难得这么合得来,相见是缘,你给本君一个面子,你当从没见过本君,本君欠你一个人情,将来必定重谢。”魂生物见机谈判。

    “可别跟本仙子套近乎,本仙子可不吃这套,虽然在某一事件上意见一致,可不代表着本仙子会与你同流合污。”

    乐韵抓着一缕魂生物,似抓着一根草似的随意,翻来覆去地把它扯来扯去的扯着玩:“你有着龙族的血脉,证道后就是真龙,奈何自甘堕落成魔,魔域究竟有什么吸引你?”

    魂生物是龙族,应该是云澜灵界在天火劫之前几十亿年前的龙族之后裔,不知什么原因堕落成魔,成了魔龙。

    他分了一缕分魂,夺了银蛟族一只蛟的舍,融合了那只蛟的魂,所以他的魂里有那只蛟的味道,海城主在他从小蛟身上出来时才以为魂生物是他某个儿子的魂魄。

    这一缕魂,是他的分神夺舍了一只蛟后再分出来的一缕分魂,想融合了小蛟的魂魄,夺舍小蛟。

    魔龙的分神,真正想夺舍的应该是小蛟。

    云澜灵界万族争辉,自然少不了魔族。

    人族和各兽族等生灵族并不是真正的死敌,魔族才是各族的死敌,因为魔族什么都吃,什么都能污染同化。

    云澜灵界的魔族占据了一片相当宽的大陆,魔族自己和诸族都称之为“魔域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自甘堕落?魔有什么不好?魔能随心所欲,做龙累死累活,连点好处都没有,谁稀罕做真龙。”

    魔龙怪叫,乐韵“嗤”笑了一声:“你既对真龙不屑一顾,又何必夺舍小蛟?你堕魔后失去了成真龙的机会,所以你想成仙只能另换个肉身。

    可惜,龙族已迁居他界,你找不到龙族后裔夺舍,只好退而求次的找可能进化成龙的蛟族。

    夺舍有风险,夺小蛟之身比较安全,想来你挑选了很久才找到这具满意的肉身,为了成功夺舍不被人发现,先夺舍了另一条蛟,然后再近距离的慢慢蚕食这一条小蛟的神魂。”

    魔龙分魂哇哇大叫:“你放屁!这都是你在胡猜,本君只是闲得无聊,找头小蛟寄魂玩玩,否则,哪可能只是一缕分神,谁夺舍用分神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主魂,自然是为了以防万一嘛,如现在这样,一不小心失手,分神被抓了被抹杀了也没关系,如果是主魂被抓,被抹杀了那就真的死亡了。”

    乐韵扯着一缕魂生物玩了一阵,发现某城主还愣愣的站着,冷笑了一声:“说你废物半点都没错,本仙子都说了你一个儿子被夺了舍,还在这里与这只魂说了半天,明明白白的让你知道你另一个儿子被夺舍了。

    而你,站在这里半天都无动于衷,就你这样子也能做城主,银蛟一族只怕离没落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先是发现儿子被邪生物附体,接着好像是另一个儿子想夺小儿子的舍,又发现想夺舍的那个魂与儿子的魂又不符,又得知想夺舍儿子的魂是曾经的龙族的魔龙,海城主遭受了一连串的打击,整只蛟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又一次被人族小幼崽骂废物,气冲斗牛,那股子怒气才冒出来,瞬间又熄灭了,脸色变了变,将小蛟塞在爱妾的怀里,化为流光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邴夫人也是修士,她是水灵根,灵根值不太高,也因是水灵根,她的家族将她献给了城主,银蛟城主极喜爱她,没把她当炉鼎,反而给了她不少资源。

    她的灵根杂质多,在资源堆积下也才修到金丹。

    她听说差点夺舍她儿子的是魔魂,吓得六神无主,连哭声都止住了。

    当儿子被塞过来,邴夫人紧紧地抱住,眼泪又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蛟在夺舍的魔龙分魂被从躯体里里剥离出去后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废物海城主行动时,乐韵自己布置了一个隔绝神识的保护罩,杜绝声音外传。

    魂生物被困,无法联系外界,看到银蛟离开,也急了:“小幼崽,你真不给本君面子,不怕本君记住你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忘了提醒你了,千万别威胁本仙子我,本仙子可不是吓大的。”乐韵笑嘻嘻地将魂生物当皮筋一样拉扯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实话跟你说,现在该害怕的应该是你的本体和你的主魂,本仙子已经见过你,等于记住了你主魂的气息,以后你的本体除非老实地呆在魔域,别出来晃或者别再分出分神寄附在其他生物身上到处晃,一旦在本仙子出现的地方乱晃,你的魂没发现本仙子,本仙子就已经先发现了你的本体和主魂,倒霉的就是你的主魂和本体。”

    “哧,你当本君是某个废物城主啊,想吓唬本君,你还嫩了点。本君神魂强大,就算你抹灭了这一缕也没关系,本君早晚会来收利息的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