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六十九章 洛水(1 / 1)

加入书签

    洛阳城周围虽然有雄关守卫,西有函谷关,东有虎牢关,南有伊阙关,背靠黄河以及北邙山,但洛阳城本身却不难攻破,主要是它有一个巨大的防守漏洞,那就是洛水。

    如果进攻城池,也并不现实,洛阳城内也储存了几万桶火油和十几万担麦秸,足以将攻城的宋军士兵烧成黑炭。

    可如果宋军攻打洛水,那对洛阳城的威胁就大多了。

    洛水并不是几丈宽的护城河,它宽达百丈,穿城而过,将洛阳城一分为二,如果宋军战船沿着洛水进攻洛阳城,大军就将直接杀进城内。

    折可求也深知这个漏洞,他组织民夫,在城内的洛水打下了数百根木桩,阻止宋军船只入城,同时用小船和铁链搭建浮桥,锁住河面,浮桥上各部署了一千士兵,储存了大量火油,成为第二道防御线。

    虽然木制防御线远不像城墙那么坚固结实,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攻破。

    尤其折可求在东西两侧又各部署了两根拦江铁索,由两百士兵负责操纵。

    此时,折可求站在西城墙上,这里是断城,前面就是洛水,百丈宽的洛水就从两座断城中间流淌进了洛阳城。

    折可求也忧心忡忡,王瓒阵亡,一万人全军覆灭,宋军已经包围了洛阳城,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,宋军根本就不给他写劝降信,他落在宋军手中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折可求也孤注一掷,完颜兀术和完颜昌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宋军攻打洛阳,一定会有所行动,只要他能死守住洛阳,就能迎来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信念鼓舞着折可求,他整个心思都投入到洛阳城的防御之中,对洛水的防御就成了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“大帅,卑职有一个想法!”统制丁衡山小声道。

    折可求看了他一眼,“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丁衡山指着城下洛水道:“卑职觉得在西面浮桥上部署火油毫无意义,西面是在下游,火油扔出去,它又流回来,反而是烧毁木桩和浮桥。”

    折可求点点头,确实有道理,他笑问道:“那依你之见呢?”

    “卑职认为西面这边应该用火药桶和巨石,从城墙上向下发射,直接用火药桶炸沉敌军的小船。”

    旁边另一名将领道:“如果宋军船内都是火油,炸翻了船,火油还是会飘过来。”

    折可求点点头,也有道理,宋军在上游,不管用那种方案,火油都是向下游漂,所以关键还是在于怎么拦截火油。

    丁衡山也知道这里面的关键所在,又提出新的建议,“卑职建议在水面上拉两根铁索,铁索前面堆满各种破烂垃圾,像菜叶、皮革之类,会漂浮在水面上,却不容易燃烧,铺上几丈宽,对方船只和火油漂来,就被堵住了,燃烧归燃烧,火焰却进不了城内。”

    折可求连连点头,欣然道:“这个方案可以采纳!”

    折可求立刻吩咐道:“去执行这个方案!”

    数千士兵一起行动起来,在河面上拉了两根铁链,上面绑上铁网,又在城内收集大量生活垃圾扔在河面上,使河面漂浮起七八丈宽的垃圾地带。

    就在当天晚上,宋军的火攻计划便开始实施了,数百艘小舢板投入水中,每艘舢板内灌入四五桶火油,小舢板被点燃了,河面上燃起一片火点,冒着滚滚黑烟,顺水向洛阳城内漂去.......

    城头上,十几架投石机一起发射,他们发射的都是数十斤的石块,石头如冰雹般从天而降,将一艘艘舢板砸翻,火油倾泻而出,在水面上燃烧,继续向下游漂去,被堆积在水面上垃圾堵住了,果然,河面上烈火熊熊,但就是过不去。

    不用说,后面还有木桩阵和浮桥,还有一千多士兵手执弓弩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启禀都统,水面上漂浮着大量垃圾,舢板被挡住了,过不去!”一名士兵向杨再兴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用大船!”杨再兴当即令道。

    水面上的好处就是容易被荡开,既然小舢板过不去,那么几艘大船就能开辟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三艘五百石的货船向迅速驶来,上面有士兵摇橹,速度很快,劈波斩浪一般向城内冲去.......

    陈庆和几名大将也在高处观战,他们看得清楚,这时,刘璀对陈庆道:“殿下,水面的垃圾不可能滞留不动,水面上必然有铁链拦截,船只恐怕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陈庆点点头,“我知道,先试试看!”

    大船从一片烈火中冲过去,荡开大片垃圾,最前面一艘船忽然浑身一震,就仿佛撞到了什么,船身立刻斜了过去,横停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前方浮桥上的士兵举弩射箭,千箭齐发,十几名摇橹士兵躲闪不及,纷纷中箭落水,这时城头上的投石机将一只只火药桶抛下,火药桶在空中爆炸,毒钉四溅,后面两艘的士兵也不幸被毒钉射中,只得跳水逃命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士兵取出火折子,点燃了船中的火油,然后跳水逃命,第三艘货船燃烧起来,和前面两艘撞在一起,三艘大船开始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初步进攻失败,损失了数十名士兵,杨再兴无奈,只得下令收兵。

    大帐内,杨再兴向陈庆做了检讨,“殿下,卑职轻敌了,把事情想得太简单,想得太容易,对方的铁链锁江,加上对方也有火油和火药桶,想攻破对方的封锁,不是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陈庆点点道:“其实你还没有看到对方最难以突破的防御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卑职愚钝,请殿下指点!”

    陈庆淡淡道:“就是对方的铁链,一共有三根,每根之间相距一丈,这还不是重点,重点是后面两根铁链都是活的,两端各有数十人拉拽,你想用烈火烧它,士兵们会放松铁链,让链子沉入水中,把它捞出来用火雷炸它,但对面一千多人用弓箭对准你,两根铁链甚至可以把船只轻易掀翻,这才是最难对付的敌军防御武器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从洛水的东面进攻呢?”

    高定小心翼翼问道:“是不是会容易一些?”

    陈庆摇摇头道:“你们没有听懂我的意思,水上堆积的垃圾不重要,重要的是两根铁链,刚才我说了,这两根铁索是由士兵操控,它们烧不断,炸不断,甚至可以将船只掀翻,这样的铁链同样可以出现东城的洛水上,你们想一想,用什么办法来破它?”

    众人陷入沉思之中,这时,杨再兴看了一眼笑而不语的陈庆,忽然醒悟,自己真是糊涂了,他们没有办法,但殿下有办法啊!

    杨再兴连忙道:“恳请殿下告之,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所有人也纷纷跟随着醒悟,一起都向陈庆望去,陈庆笑了笑道:“办法当然有,从水路破城是明智之举,但为什么非要盯着洛水呢?难道我们就不能走护城河上城?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,还是从水路攻城,但直接用大船登城。

    陈庆知道众人并没有真正明白自己的意思,他又继续道:“我说的不仅仅是攻城方向,也包括的攻城手段,从洛水攻进去也不是不可以,关键是要用大船,五千石左右的大船,一定能直接冲进城内,哪怕对方用铁链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李慕清立刻大声禀报道:“启禀殿下,黄河孟津渡有上百艘五千石大船!”

    陈庆点点头,当即令道:“立刻去调五十艘五千石的大船从黄河转洛水过来!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