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1章 有女如此(1 / 1)

加入书签

    有了段潇薇的证词,梅瑾欢的嫌疑彻底被钉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警方不仅有第一手的证据证明梅瑾欢是谋杀沈安承的主谋,而且还亲自参与行动,事后也多方掩盖,阻挠警方的调查。

    这种命案发生九年之后,还能找到人证物证的情形,还是很少见的。

    梅瑾欢当然不会坐以待毙,她打算请最好的律师给自己辩护。

    她只相信外资律所的律师,因此又找到上一次她给梅四海请的孙律师。

    孙律师是路易斯律所的律师,跟梅瑾欢也算是熟人了。

    他接到梅瑾欢从看守所里打来的电话,非常感兴趣,特意来了一趟看守所,跟梅瑾欢面谈。

    “梅女士,你的意思是,警方并没有确凿的证据,除了一个视频?”

    “对,只有视频,没有别的证据,能做数吗?”

    孙律师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基本上如果有视频的话,这案子就板上钉钉翻不了了。

    除非视频是假造的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说:“如果能证明视频是假造的,确实有很大机会翻案。不过……要证明视频是假造的,需要花很多钱请专家鉴定,特别是电脑方面的大牛。这些人,价钱是很贵的。”

    梅瑾欢忙说:“价钱不是问题,只要你能请到这方面的专家,多贵都可以!”

    孙律师松了一口气,笑着说:“那行,我下次把合同带来,我们签一下,你再付九成定金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梅瑾欢也没在意,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她还有最后一道防线,就是她的艾酱币。

    第二天孙律师拿着做好的合同来到看守所,跟梅瑾欢签约。

    梅瑾欢一看定金数目,皱眉说:“需要交这么多定金?不能官司打完之后我再付给你?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。梅总,您这个案子,不是那种高额索赔的民事案件。那种案子我们有很高的分成比例,所以可以赢了官司之后再付律师费。您这个是刑事案,必须要先付定金。”

    梅瑾欢没办法,她现在银行账号里也没多少钱了,因为都借给了梅里特风投做流动资金。

    她手里有梅里特风投的欠条,可梅里特风投现在根本拿不出一分钱。

    自从梅瑾欢入狱之后,网上就是铺天盖地有关梅里特风投的各种“秘闻”,把这个公司整的跟毒窟冤狱一样,就连离职的那些员工都以梅里特风投的工作经历为耻,不肯再提这个公司。

    而私募公司,名声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毕竟是要给有钱人管钱的地方,名声这么差,谁愿意把钱给他们打理?

    一来二去,让本来就陷入绝境的梅里特风投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等梅瑾欢再拿出欠条让梅里特风投还钱,公司的董事会开会之后,索性决定宣布梅里特风投破产。

    这种破产,不是债务重组那种破产,而是破产清盘的破产。

    破产清盘的时候,有多少资产就还债主多少钱,没有就没有了,也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,因为直接关门了。

    兰亭暄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正是那座大楼重新装修结束,她的兰言资本正式进驻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还是那间小会议室里,佛龛依旧在,但是库藏金刚佛像已经没有了,因为那是梅里特风投的资产。

    在同样的位置上,兰亭暄放上了那个碧玺锦鲤托日盆景。

    这是她生父给她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此时梅瑾欢正在看守所里跟工作人员交涉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自己的手机进行银行转账,不然我请不了律师。这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,你们不能剥夺我的法律权利!”

    本来被关在看守所的人,手机都被拿走了,要出去的时候才会还给他们。

    鉴于梅瑾欢的情况特殊,警方还是特批,让她可以在固定时间进行手机操作。

    梅瑾欢拿到自己手机的第一时间,就要登录王建材以前的那个数字钱包。

    当然是真王建材的那个数字钱包。

    是梅森财团记录在案,但没有秘匙,无法登录的数字钱包。

    梅瑾欢却有这些信息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数字钱包里,至少有两百万艾酱币。

    一部分是九年前转进去的,一部分是最近转进去的。

    可她试了很久,都显示秘匙失效,她根本登录不进去!

    梅瑾欢这下恐慌了。

    她以前胆气十足,哪怕被人拿到原始视频也没有失去信心,坚信自己是能脱罪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她第一次发现,也许,大概,或许,她这一次真没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钱是她的胆,现在她弄不到钱,胆也没了。

    可她那个数字钱包里,有两百万艾酱币啊!

    按照现在的市值,她简直能直接登上世界十大首富之一的宝座!

    没有艾酱币,就没有钱。

    没有钱,就没办法请最好的律师和专家为她打官司!

    这些都没有,她还能有什么出路?

    这一瞬间,梅瑾欢有点后悔跟梅森财团翻脸太早了,她断了自己最后一条后路。

    她把梅森财团坑得那么惨,现在回头都不可能,对方根本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而且幸好她被关在看守所里。

    梅瑾欢确信,如果她现在还在外面,梅森财团的杀手早就送她上西天了。

    可她也不能在看守所里待一辈子啊……

    短短几天功夫,梅瑾欢在强大的心理压力下,瘦了三十多斤,整个人都瘦脱型了。

    而且头发起码白了一半,脸上皱纹全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看上去比她的真实年龄恐怕还要老十几岁。

    王依依来看守所看她,几乎都认不出她来了。

    瞪着她看了半天,才小心翼翼地问:“妈咪?你是我妈咪吗?”

    梅瑾欢抬头看着王依依,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和厌恶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亲生女儿,却也是阮威廉那个负心人的女儿。

    而且还不怎么聪明。

    沈安承有个好女儿,九年之后还能为他翻案。

    自己的女儿呢?

    到现在了,来看守所还是来要钱的!

    王依依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:“妈咪,我没钱了,真的没钱了。我把车卖了,那些名牌包包也卖了,可那点钱够什么用啊?不如您把几套房子过户给我,我卖了也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梅瑾欢怒视王依依,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你那车就算半价卖掉,也够普通人五年的收入,你怎么就需要卖房子过日子了?”

    王依依眼神躲闪着,低声说:“我跟朋友合伙做生意,需要本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”

    王依依这下来劲了:“是我微信上的朋友,是个姑娘,她说她家的茶山上出产最正宗的大红袍!我在网上查过,大红袍现在价比黄金!但是她没有家人,从小跟她爷爷相依为命,现在她爷爷生了重病,需要现金治病,因此她忍痛把茶山卖了,只要一千万!”

    梅瑾欢一巴掌拍在面前的玻璃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这道玻璃挡着,她就要扇王依依一嘴巴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种典型的骗局你都看不出来?!”梅瑾欢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她知道王依依蠢,没想到她能蠢成这样!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“卖茶姑娘”骗局,她居然还想卖房子!

    把王依依骂走之后,梅瑾欢倒是也动起脑筋。

    她之前一心想着自己的艾酱币,从来没有想过要卖房子凑钱。

    她父亲梅四海还是攒了不少房子的……

    于是梅瑾欢在看守所里委托了一个律师,帮她卖房。

    因为孙律师要的定金非常高,梅瑾欢不得不把她家的别墅都卖了,再加上另外几套公寓,才凑够了钱。

    她只给王依依留了一套市区的学区房,二室一厅,算是她给她最后的依靠了。

    至于王依依是拿这套房子变现,还是老老实实住进去,梅瑾欢都管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自顾不暇,哪里还能管王依依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大家晚安。

    再求一波月票。(●'?'●)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